• 为“以防万一”的意识所累
  • 发布时间:2015-04-01 17:25 | 作者:qiulin | 来源:未知 | 浏览:
  • 为“以防万一”的意识所累

      凡事多想一步当然不是什么坏事,并且有些活动的确具有危险性。这就是你每次去玩帆板时都要穿上救生衣、每次跳伞时都要背上伞包、每次骑摩托车时都要戴上头盔的原因。(假如你是我的孩子,正在读这段话,那就记住,永远不准你骑摩托车。听到了吗?永远都不准。)

      这二三十年来发生的变化就在于,今天的父母们习惯于把孩子参加的所有活动都想象成是极度危险的活动,即使是那些过去被认为非常简单的事情,例如坐在篝火旁边、打球,甚至还有从学校走路回家。父母们认为,他们必须考虑到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否则就是不负责任。让我们看看这种态度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我朋友的丈夫(暂且叫他汉克)过去曾是一名相当有影响力的律师,有了孩子以后就决定辞职了,因为律师的工作需要占用太多的时间。汉克的女儿已经8岁了,在女儿就读的学校,他担任校车安全管理委员。

      那么,汉克如何教育乘坐校车的孩子们呢?他每次都提醒孩子们应该注意的安全事项包括什么呢?

      “上车后要尽快坐下,扣好安全带,之后不要在座位上乱动。”听起来很有道理,“除此之外,我们还提醒孩子们注意,一定不要扣上背包腰带。”

      什么?

      “你知道,有的背包上面有腰带,用塑料扣固定。我们要确保孩子们在乘车时没有扣上腰带。”

      为什么?

      “以防万一。想象一下,假如孩子们下车的时候,司机没有注意,在关门时把哪个孩子的背包夹住了,这时如果腰带处于扣住状态,门外的孩子就没法及时从背包中脱身。这时候如果司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发动了车子,孩子就会在车门外面被拖着,可能要过很久才会被人发现。”

      “天哪!”我惊讶地瞪着汉克,“那样的事情发生过吗?”

      “据我了解应该是没有。但是……”

      以—防—万—一!

      之所以这样的思维方式根深蒂固,是因为当你在头脑里想象出孩子被拖在车门外,司机却专注于iPod上的音乐而毫无察觉时,你就会自然而然地觉得,提醒孩子注意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是理所当然的。只有这样做,才能消除家长们心里的担忧。

      问题在于,这样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每当我们提醒孩子注意某种危险发生的可能,就会意识到还有好几种危险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

      人类天生就具有良好的想象力,而我们这些父母在危险方面的想象力又比其他人还强,这就是我们永远无法停止担忧的原因。我们总能考虑到最糟糕的情况。除此之外,我们的担忧还有另一个来源,也就是所谓的“专家”们—律师、校长和政治家们—都会故意表现出一副极其担心孩子们安危的样子,从而博得我们的好感,也让我们相信这样的担心确实是有必要的。他们的做法进一步加强了“凡事一定要考虑到最糟情况”的气氛。最终结果是,许多人都把“以防万一”当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哪怕牺牲自己和孩子的正常生活也在所不惜。

      于是,在原本可以快乐玩耍的篝火晚会上,孩子们却只能坐在远离火堆的地方,与其这样,还不如待在家里看无聊的电视剧。与此同时,学校禁止孩子们组织和参加各种活动;公园禁止孩子们在里面玩耍;芝加哥郊区不允许任何人在当地的棒球场上打球,除非他们持有专门的许可证,从而也就把孩子们挡在了门外。

      同样是在芝加哥郊区,一所小学的教师们被要求在学年开始时把学生们召集到一起,给他们讲解玩呼啦圈可能带来的危险。孩子们被告知,他们不可以把呼啦圈套在脖子或胳膊上旋转,甚至不能把呼啦圈放在操场上滚动。

      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想象不到,一个放在地上滚动的塑料圈究竟要怎样才能对人造成伤害。或许会不小心碾死地上的蚂蚁,然而操场这种地方本来就不是蚂蚁该去的,尤其是孩子们课间休息的时候。

      就目前人们的认识而言,似乎孩子们同样也不该去操场上。

      “大约有40%的学校已经取消了课间休息时间。”美国两党法律改革团体共同利益协会(Common Good)主席菲利普·霍华德声称,“部分原因在于考试压力,校方认为孩子们应该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准备考试。另一条十分重要的原因在于,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需要专人监护,并且即使这样也不能彻底消除发生事故的可能性,而一旦发生事故,学校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家长的指控会对学校造成沉重打击,而要避免这种打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确保孩子们不会做任何有丝毫危险的事情。例如在操场上滚呼啦圈,以及玩别的游戏。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学校里再也没有我们小时候爬的那种粗绳了。(对我来说,这一点倒是不错,因为我小时候从来都爬不上去。)有些学校取消了手工、舞蹈、体育等课程,大部分学校都取消了躲球游戏。(这一点对我来说倒也无所谓,因为我不喜欢被球击中。但我的孩子们都很怀念这项游戏。)马萨诸塞州阿特尔伯勒市的一所小学甚至把追人游戏也列入了禁止的范畴,因为按照校长的说法,“游戏过程中可能发生意外”。而在英国,尽管“打栗子”游戏(孩子们分别把几枚栗子系在绳子上,试图挥动绳子打碎对方的栗子—一直是学校里的传统项目,但这一游戏也在很多地方被禁止。尽管少数学校仍然允许孩子们玩这项游戏,但前提是他们必须佩戴护目镜。

      这些学校的做法乍一看似乎非常荒唐,因为不给孩子们课间活动的机会,只会影响课堂气氛。然而,校长们的确有这样做的理由:一旦学校因为安全事故而遭到家长起诉,就有可能面临巨额罚款,甚至导致学校关闭。这一问题是有事实依据的。一份对美国5 000余名小学校长进行的调查显示,其中20%的校长为了避免学校遭到起诉,每周都需要专门花5~10个小时撰写报告,组织会议。你能想象到他们面临的压力吗?他们并没有多少选择,一半的校长都曾经收到过诉讼威胁。所以,再见了,呼啦圈。或许下一项被禁的就该轮到跳绳了—万一孩子被绳子勒死怎么办?

      这种对被起诉的恐惧,并不仅仅存在于学校里。让孩子们正常度过童年实在太不容易了,所以绝对不能允许危险的事情发生。康涅狄格州的一座公园还在考虑是否要禁止玩雪橇,儿童棒球联盟已经遭到了一名母亲的起诉,理由是他们没能教好她的儿子,让他在扑球时伤了腿。另一位母亲起诉美国退伍军人协会组织的一支少年棒球队,因为她儿子的眼睛因阳光直射而受伤。还有一位母亲起诉一次垒球联赛的组委会,因为她在观赛时被接球手漏接的球击中了,她认为组委会没有对接球手进行足够的训练。(漏球的接球手正是她的女儿。)

      正因为这样的事情接连发生,所以少年体育活动的组织者们变得越来越谨慎,生怕出一点点小事。我敢打赌,就算你的孩子因为某种原因幸运地学会了游泳,他们肯定也从来没学过潜水,因为没有人敢冒着被起诉的危险去教他们。驾校同样不敢接纳还处于学龄期的青少年作为学员。在加利福尼亚,家长们需要签署这样一份免责声明:“我完全理解,我的孩子选择参与的这项活动可能造成严重伤害甚至死亡。”

      猜猜“这项活动”是什么?钢琴培训课。

      像这样荒唐的事情还有很多。密歇根州诉讼滥用观察组织(Michigan Lawsuit Abuse Watch)的总裁鲍勃·多里戈·琼斯和他手下的人们每年都会整理出所谓的“荒唐标签大集锦”,其中的“获奖项目”包括折叠式婴儿车上的“折叠前请先把婴儿从车中取出”标签、踏板车上的“本产品在使用时会发生移动”标签、熨斗上的“请勿对穿在身上的衣物进行熨烫”标签、除雪机上的“勿在屋顶上使用”标签、生日蜡烛包装盒上的“请勿将液态蜡烛塞入耳孔或身体的其他孔隙”标签等。

      生日快……哎哟!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再举最后一个例子,在用来标记衣料以便剪裁的自动褪色记号笔外面,居然会有“请勿用本品签署支票或法律文件”的标签。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