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子手牵手:除了是妈妈,我也想要是我自己
  • 发布时间:2018-06-30 16:21 | 作者:站长 | 来源:未知 | 浏览:
  • Home 亲子教养 亲子手牵手:除了是妈妈,我也想要是我自己 亲子手牵手:除了是妈妈,我也想要是我自己

    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一月 07, 2018亲子教养

    Like

    写这篇文章前,我问编辑:'最后一篇,有什么特别值得说的吗?'她说:'也许可以是年末的亲子心路回顾?'我想起2017年中时写的〈共做一个家〉.翻出来重看一遍,果然跟小宝的相处是瞬息万变,现在已不是这样一片祥和的状况了:这几月来,周米谜比从前易怒、容易抱怨无聊、在大人的聚会上因为无法加入话题而发脾气、在我工作或演讲的尾声开始吵闹等等.

    我了解她在忍耐.当事情过后、彼此都冷静下来能好好谈话时,她总向我道歉,而我也再三承诺'等做完这些,我们就可以一起玩'.

    其实我都有完成这些承诺,但常常承诺太远而当下'妈妈不属于我'的感觉太近,或太想跟妈妈在一起,也会让她做出事后悔恨的决定.例如上周末,朋友要在我去听演讲时带她去採草莓,但她说'比较想跟妈妈在一起',只是到了演讲结束时忽然想起採草莓会有多好玩,加上疲累,最后仍以吵闹作收.

    理想的状态是,妈妈不要为了小孩牺牲;能理解每个决定背后的失去和获得,然后做出选择.但实际的状况往往是,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情绪、也会改变、可能跟你的预测不同、对你或许有超乎想像的依赖;大人希望自己能做到的'理性选择'情境,往往在现实中成了拉扯,在每个角色和人生责任中评估和角力,大部分时候,都只能被现实追赶着完成当下最压迫自己的'那件事'.

    伴随而来的常常是绝望感.我要怎么做经济压力才会小一点?我要怎么做工作才能如期完成?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小孩满意?以及我始终不愿意放弃的,要怎么做才能让我保有自己一点点?

    如何在工作与养育间达成平衡,一直都是父母努力的方向.(示意图,非本人)

    '保有自己一点点',是我非常需要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牺牲的关键,但却在依附关系强大的独生子女单亲家庭中非常难以做到.我的感觉是,周米谜不是没有意识到她也在发展独立人格,逐渐往脱离如此强大依附关系的方向走去,但却很矛盾地还无法接受自己的状况,尤其常要面对'妈妈不是只属于我'的场景,例如妈妈在演讲、跟朋友聊天,或专注地听别人说话.

    而这些就是我所谓的'保有自己一点点',是我无法放弃的部分.从前看过一种说法是,遇到难以解决的角色冲突时,'就选那个没有你不行的角色即可'.我做不到.这种方式的依归仍是'有没有人需要你',你还是必须满足他人的需求.这种时候我心里往往痛苦地吶喊:'谁来理解我的需求呢?'

    这不是在说周米谜很任性.相反地,她非常努力去理解妈妈那个难以理解的世界,我才有机会拉扯,而非全面退让.就像差距甚大的恋人,做出努力的动机比较是基于爱情而非真心彼此同意,最根本的矛盾在于'我需要的做自己是给我一点空间,但周米谜需要的做自己却是紧跟在妈妈身边.'

    我常想,这是我选择进入单亲这种紧密关系中最根本的挑战:不管各方面有多辛苦我都做得到,唯独'失去我要求的那一点点自己'.人生就在冲突的痛苦中慢慢前进,当然还是有快乐,然后我希望有一天,周米谜会想要以她的方式飞.

    本文提供:单亲妈妈和她的小孩

    ShareTweetPin
    TAG亲子教养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